正文 3325 我没还有准备好

    泼墨文学『』,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回来了?“

    “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和小妹聊得怎么样?“

    “今天不错。小妹知道跟我沟通了。还跟我请假。“

    轻声交流着,金锋坐在椅子上褪去长裤。

    和往常一样,曾子墨默默上前,轻柔卸下金锋的假腿。松开那紧紧束缚的小腿。

    卷曲的小腿慢慢伸直的那一刻,金锋忍不住缩紧眉头,轻哼出声。露出一抹痛色。

    今天站得太久,还跟老货们一起参与发掘了珍妃井,还亲自下到珍妃井下捞尸骨。几乎就没有一刻休息。

    珍妃井里边尸骨多达十几具,首饰东西都不少。从明到清,跨度好几百年。

    进了浴室。一如往常的,洗澡水已经放好。

    略带滚烫的热水水温恰好,右小腿处传来血脉汩汩的跳动声,金锋脑袋靠下去,用力绷直右腿,现出深深的舒缓。

    顺手拿起毫针在自己右小腿下针促进血液循环疏通经络,慢慢地,身子开始放松。

    “子墨。你在吗?“

    “在!“

    “我能跟你谈谈吗?“

    浴室外沉默了一会,传来了曾子墨的回应。

    “对不起。我想,我还没准备好!“

    浴室里,金锋沉默了半响,点上一支烟,轻声说道“好。等你准备好了再说。“

    过了一会,金锋又说道“明天到下礼拜。我会去中州天陕天西,小妹请帮我照看一下。仲秋节我会赶回来。“

    “照顾小妹是我应该做的!“

    曾子墨在外面没有丝毫犹豫就回复了金锋。

    “谢谢!“

    “分内之事,不用客气!“

    寥寥寡寡、清清冷冷的对话结束,浴室内外又陷入一片静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曾子墨那潺潺山泉水般动听的声音通过门缝轻柔流淌进来。

    “爷爷夸你说,他这辈子所用过的所有计谋都比不上你的隔山打牛。“

    “他还说,你把人心和人性都琢磨透了。“

    金锋嗯了一声“逃避了好久,走了好些地方。总算解了心结。趁着还有时间,也完成当年对老总的承诺。“

    “顺道把楼家也给拾摞了。“

    “吕家和莫家他们认栽。我拆了他们的房子和别墅,对外宣称是违建。“

    “橙红时代大厦,现在收了回来,用作建老年公寓和青少年馆。“

    浴室外,曾子墨轻声说道“乐语去找过你?“

    “找了!“

    “莫家迁坟,我没动手!“

    曾子墨沉默了一会,脆脆清清的声音传进浴室,带着一抹淡淡的伤。

    “这些事。我都知道。“

    “当年小雪被李家救出来。“

    “她陪酒的那栋大厦也被李家拆得干干净净,用来建了公园。“

    “余曙光和阳伟家都被李家点了天灯。连一条猫狗都没放过。“

    “还有当年欺负小雪的那些人,在那一年也死了不少。“

    “李家只会赶尽杀绝。而你,还给吕家莫家留一条生路。“

    “爷爷说??这就是你跟李家做事的不同之处。“

    “李家是霸者。而你是仁者。“

    金锋沉默了半响,静静的抽着烟,低低缓缓的说道“现在李家是小雪在做棋手。“

    “小雪把我的性格都吃透了??“

    话还没说完。曾子墨决然果断的声音便自打断了金锋的后续。

    “我还没有准备好!“

    “不要逼我!“

    顿了顿,曾子墨语音渐低“给我一点时间!“

    曾子墨知道金锋要说什么。

    李家用小雪来对付金锋,因为小雪对金锋知根知底。金锋重情重义的性格是金锋的优点更是金锋最大的弱点。

    要打败小雪,就只有一个法子。

    换棋手!

    就拿爷爷说的那句话,当你长期压着敌人打却是冷不丁的被敌人打蒙的时候,那对方肯定换了指挥官。

    这时候,你要做的,也是换指挥官。

    股市里有很多的高手,会根据某支股票的蛛丝马迹去反推操盘手的手法,以此获取更多的利益。

    金锋跟李家的对决,同样也是如此。

    现在的金锋已经没法跟李家再战,就算战了,结果也只有失败。

    小雪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金锋最珍罕的天材地宝拿走,就是最大的证明。

    现在金锋能做的,就是换棋手!

    这个棋手,必须要有与金锋同等的实力和魄力,还要有对李家知根知底的情报。

    神州有这样实力和魄力的,掰着手指都数得清。

    王晓歆?

    她的智商超绝,但她的性子还不够稳。

    青依寒?

    她同样有着堪比王晓歆的智慧和谋略,但,她的性子,太过阴柔。

    叶布依,是绝对的其中一个最佳的人选。

    但是,金锋绝不可能找叶布依与虎谋皮。

    老战神,也绝对的算一个!

    但是,老战神是金锋最后的底牌。

    用谁都不能用老战神。

    现在,金锋只有一个选择。

    那就是自己!

    那就是金锋妻子的自己。

    金先生要自己接替他,去做棋手。去打败李家,去打败小雪!

    这是一招绝世的好棋。没有人会相信,从来都不争不显不露的自己。会成棋手。

    小雪她绝对也不会想到!

    曾子墨有足够的信心和勇气,去担任对抗李家的棋手。

    自己也完能胜任。

    阅历决定远见!

    从小自己接触的人和听到看到的事,让自己从小的视野和见识就远超其他人。

    李家再厉害。也跳不出来那个圈子。

    小雪再厉害,也不过只是在九龍洞读了四年半的书。

    而自己,除了容貌之外。没有一点比小雪差了。

    自己拒绝了金锋,只是因为,自己,还没准备好!

    金锋所说的他解开了心结,曾子墨也听得明白。

    只是,曾子墨自己,还在犹豫!

    小两口就这样隔着浴室门低低的交谈。别有一番的滋味,更别有一番的感触。

    金锋欣慰的是,曾子墨很给自己脸面。在最恰当的时间回来见小妹。而且姑嫂之间还相处得不错。

    曾子墨同样也欣慰。

    金锋,终于对自己说出了那些话。

    泡了足足一个小时的热水,金锋的小腿彻底恢复。出了浴室上床睡觉。

    夫妻俩也在时隔多日之后再次同床共枕。

    互道晚安。关闭床灯,金锋接任总顾问的第一天就这么过去。

    第二天,金锋正式走马上任。

    原先夏鼎的办公地点就在亲王府。夏玉周接任之后,嫌弃这里坡坡坎坎懒得走路,就把办公地点设立在故宫正北门对着的一处四合院。

    那四合院风水极好,正正对着故宫大门,龙气极旺。

    姚广德上来之后更牛逼,直接把办公室搬进了故宫里边。

    而黄冠养则一直在文保总单位办公,到现在也是这样。

    轮到了金锋,金锋的办公室选择也是一个难题。

    故宫不可能去,文保总单位也不够逼格,另外选地方也不对路,放在哪儿都不是,干脆就照着夏鼎的来。

    不过办公室不在仁和殿,也不在偏殿,而是在修复敦煌遗秘的书院。

    当年溥仪学会了骑自行车,把故宫里边的好多宫殿的门槛都拆掉,就是为了方便他畅游故宫。

    金锋不会这么做。也不会被人抓住小辫子也给自己来个隔山打牛。

    正式走马上任的第一天,金锋的秘书和司机也配备到位。

    司机是王晓歆给金锋送过来的,王家的人。

    秘书则是上面配的。

    女的!

    女秘书!

    金锋的老熟人。

    姚广德的孙女。

    姚萌萌!

    司机倒是可以不要,这秘书,倒是令人有些头疼。

    今天是金锋正式上班的第一天,老货们来得比金锋都还要早。

    外地的老货们在餐厅里早就吃过了早饭,而本地的老货们却是一边走一边喝着豆汁嚼油圈,要嘛再啃着包子喝着面茶,胳肢窝里夹着手包,手腕上还拎着个茶杯。

    一路过来,大葱包子的香味一路的飘,直叫其他老货们纷纷侧目。

    不过,这气象,却是真的跟以前大不同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阅读体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