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326 去砸石头

    首先不同的,是人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哪怕是刚愎自用的夏玉周如日中天的时候,他艾特体人员部开会,神州两百多号头头们十有三四都会请假。

    哪怕是年终大会,也是同样如此。

    姚广德在的时候那就更不用提了。

    压根就没多少人搭理他。

    就算是赵庆周跟聂建一起艾特体,那也得看老货们的心情。

    而这一次。老货们却是部到场无一缺席。

    除去人数之外,更明显的,那就是老货们的精气神。

    昨天前天两场圈内比武将所有老货们早已冷却的血液慢慢加热起来。

    神眼金来做总顾问。大伙们那是一百个一千个的服气。

    不过,这个服气仅仅只在于对神眼金的人品和实力还有他的驭人之术。

    至于神眼金工作能力尤其是统帅局的实力,老货们暗地里还是有些嘀咕。

    今天开大会。就是见证神眼金统帅局的时候了。

    会议开始之前的二十分钟,西门外又接连走进来好些个人。这些人无一不是早已退休颐养天年的前辈。

    从行将就木的沈玉鸣,到白发苍苍拄着拐杖的姚广德,还有刚刚退休的易家盛。

    另外还有科学院社科院双院的各个老院士大院士也在其中。

    这些人的到来也引起了现场不小的骚动。

    没一会,金锋专秘姚萌萌踏着清晨的阳光踢踏踢踏走了进来。阳光漫洒拉出长影长长,惊艳了这个八月的早晨。

    会议准时准点开始。主持会议的黄冠养在开场白后,由金锋开始发言讲话。

    金锋的第一句话就引发了潮水般的震动。

    “不可移动文物分级!“

    这个大卫星一放出来,整个现场一片哗然,一片骚动。

    老货们又是意外又是激动,又是震惊又是兴奋。

    “成立最高等级的国字头修复学院!“

    两颗大卫星打上天,现场老货们血脉沸腾,眼睛都红了。

    花了半钟头说完了规则细节,金锋不轻不重说道“最后一项。应大学组的要求,今天的比试继续进行。“

    “比赛项目。“

    “找到夏朝都城或者大城遗址。“

    “赢的小组,要什么给什么。“

    “输的小组,自己去山流沙大墓砸石头。“

    此话一出,现场老货们只是神色轻轻动了动便自再无异样。

    金总顾问前两个项目那都是极好极好的。

    不可移动文物评级神州也不是没有做过。从区县到地市再到省最后到最高等级,这些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评估定级。

    金锋重启这个评级,无论对于地方还是文保来说,都是迫在眉睫急需解决的事情。

    成立修复学院,这事从来没有人做过。也没人想到去过。

    金金锋提出来这个项目,老货们比谁都开心振奋。

    修复这块,神州都是以家族为单位做活。以前家族人口众多,现在就那么一两个宝贝,照这样下去,断代绝种只是迟早的事。

    说白了,现在整个神州,修复这块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故博和神眼金的谛都山。

    其他各个院所和大学也不是没有,但最年轻的修复专家都是五十岁了。

    这个修复学院的建立。所带来的的影响绝逼是巨大和革命性的。

    这两项改革,都让老货们觉得很不错很有奔头,也看到了金锋的魄力和决心。

    而最后一项夏朝遗址,那就是老生常谈加夸夸其谈了。

    从夏商周断代工程立项开始到现在二十四年,也就出了个二里头,到现在二里头还在发掘当中。找到夏朝文字资料和记录,完就是天方夜谭。

    这个炼狱级的任务,神州沾着历史考古地质古人类研究一点边的,谁都想攻克。

    谁攻克,谁就名流千古,名传万代。

    可,迄今为止,谁都没人找到至关重要的夏朝文字记录资料。

    神州的人都知道咱们有夏朝,咱们更有五千年甚至七千年的历史。外国专家也知道,世界的学者大咖们同样也知道。

    但是,人家就不承认!

    想要证明你们有五千年历史?

    想要证明你们夏朝真实存在过?

    可以!

    拿文字资料出来。

    找出跟你们历史书上记录过的夏朝曾经发生过的历史重大事件的文字资料出来。

    找出来,你们就有五千年历史,找不出来,那就对不起。

    你们神州的生命就只有三千多年。

    很多年来,神州上下都说过,关于夏朝文字资料能不能找到根本不重要,咱们自己知道就行。

    咱们神州的历史有多长无需老外们来评价评说。

    话虽这样说,但这个结任何人都解不开!

    二十多年来倾举国之力都没把夏商周工程断代弄明白,又怎么能把夏朝确立得了?

    还有夏朝的都城遗址在哪?

    同样也是一个未知数!

    上世纪末,神州数得着的巨擘巨佬们尚在人世,都是在座的各个老货们的师长父辈。

    老一辈的巨擘巨佬们都没能做出来,现在,轮到在座的后一辈,难度无异于登天。

    不怕你神眼金日天日地日空气,这项工程,你真不弄不出来。

    “当年是第一帝国的老外帮咱们论证出了元青花,神州上下引为毕生羞辱。“

    “现在如果连夏朝我们自己都无法确认,还等着老外们帮我们来解释的话,那我跟在场的各位,都可以去死了。“

    金锋清清冷冷的声音在古色古香又古老的会议室里响起。就跟一颗颗的子弹打进每个人的心口窝子。

    “我说完了。各位有什么要说的。抓紧时间。“

    “说完了,都上来签字画押,把军令状领下去。“

    军令状三字让老货们面色一凛心头狂跳。不少老货们眼观鼻鼻观心瞪着地面发呆,有的老货直接装死,的老货点着烟不屑一顾。有的则阴测测冷笑,还有的老货们则不以为然,更有的人更是毫不在乎。

    人生百态在这一刻显露得淋漓尽致。

    “金总,这项目你准备怎么搞?“

    坐在金锋左手下方、刚被金锋收拾过一回的余希金主动开口。

    “直接开挖!“

    这话出来又让现场人眼皮狠狠抽动起来。

    “挖二里头?二里头那边发掘就一直没停过。到现在也没实质性的东西出来。我觉得再在二里头挖,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

    余希金的话刚落音,彩云省的蔡包子就跟着附和大声说道。

    “挖那个二里头嘛,肯定是莫得意思了敢。“

    “我觉着嘛,还是先把夏商周断代做好补充齐了嘛再说。“

    蔡包子浓浓厚厚的土音冒将出来,其他老货们也放开手脚。先后发言。

    老货们或是怯弱或是激进亦或是撞钟的话此起彼伏,渐渐的会议室也变成了菜市场。

    关于夏朝遗址的这块芒刺在背如鲠在喉的心结,每个老货都有自己的看法。

    到了后来。怯弱派跟激进派两边剑拔弩张怼上,现场的火药味越来越浓。

    两帮子老家伙都是夏商周断代工程的成员,平日里就相互看不惯为了件小事都能吵上一整天。

    做考古做学问的老家伙每一个好脾气,更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眼看着局势不对,黄冠养敲敲麦克风维持秩序,将一群要暴走的老货们都弹压下去。

    金锋半垂的眼皮轻轻上挑,淡淡说道“我没那么多时间去做夏商周断代考证。“

    “就一个法子!“

    “挖!“

    这话明显的让老家伙们不服气。

    说得轻巧!?

    长江以北黄河沿岸流域,商朝都城周围上千公里这些年都被几代考古人打了个遍,也就出了一个二里头。

    现在你又要我们去挖?

    你倒是说说挖哪儿?

    看着一群老货阴阳怪气的脸色,黄冠养几个人也暗地里为金锋担忧。

    这可是金锋走马上任的第一天,压不住这群老家伙,以后这群老东西不得翻天了?

    “金总,你说挖。那就挖嘛。“

    “你喊我们挖哪儿,我们就挖哪儿嘛。“

    “反正章程都是你出。我们执行你的命令就是。“

    “不过嘛,我就晓得。你准备挖哪儿?“

    刺头蔡包子的话又冒将出来,老家伙们纷纷抬起头,视线齐齐集中到金锋脸上。

    金锋点上烟抽了一口,轻漠冷冷回了过去。

    “二里头放弃!“

    “挖黄河!“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阅读体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