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修仙游戏满级后

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白衣

    一杯茶见底,不见渣滓在杯底。

    叶抚无由地望了望窗外,轻声说“我该回去了。”

    李命起身,“我送送先生。”

    叶抚摇头,笑了笑,“不必如此。”

    说罢,他站起来,“过些时间,再一起喝茶。”脚步越过,将软塌踩出一个个凹陷来。

    穿好鞋子后,他推门一步迈出,没入光与影交错的虚晃之中,定目再看时,便只有清风吹拂艾草的景象了。

    话到最终,李命也没能从叶抚的口中听到“我答应你”之类的话。虽然,叶抚的态度始终是亲和的,但李命到底是不能确切他的心意如何。同这座天下绝大多数人交谈时,自己都是一位解惑授人的先生,但面对叶抚,更多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才是被解惑的一方。因为,他觉得叶抚根本就没有任何疑惑,不需要任何人去解答;他觉得叶抚就像是浩瀚之下的惊鸿一笔,留下无限的想象于人,也仅仅局限于想象,无法更深一步地去了解。

    李命长望着门外。雾气已经消散干净了,水天的颜色彻底铺满,天是微蒙的天,水是墨绿的水,依旧是山水画的模样,但他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这般瞧着许久,忽然见到青逻湖那方小湖上飘来一叶竹筏,竹筏上有一人正支着长长的竹竿,一上一下轻悠悠、慢吞吞地划动着。这一刻,他觉得这意境里缺少的东西被弥补起来了。那竹筏和划着竹筏的人如同这意境之中的灵魂,凝聚了所有的精气神在里面,将山山水水,水水山山的独特魅力尽皆散发出来。这意境的圆满表达在李命的心里面,便是一种道意的浑然天成。

    一道清风灌进他的袖口,抚动衣襟片刻后,停歇下来。

    再定睛看去时,赫然发现,划着竹筏的人正是刚从这小屋离开的先生。

    这一刻,李命才意识到,那位模样年轻的先生早已看出自己道意中的缺憾,以这般独特的方式替自己弥补了。

    ……

    叶抚从水排上走过来,站在青逻湖湖边停了停。他回头看了一眼那座不起眼的小岛,眼中流淌过一丝复杂。

    刚到这青逻湖,刚走上那水排时,叶抚便发现了李命道意中的缺憾。

    李命落在这青逻湖,这一片地方便成了他的一个小道场,所以叶抚能很轻易地发觉到他道意中的缺憾。于整座天下而言,李命无疑是站在山巅,触及云层的那一批人之一,但即便如此,他道意中的缺憾也不曾有半点消减,反而是随着年岁越高,越来越大。

    他道意中最大的缺憾便是,没有知音,没有明白他心意的人。他至始至终都不愿走上孤道这条路,不愿同整座天下背离,不愿舍弃过往,不愿舍弃他所坚持的信念。而他这诸多的不愿,无人能懂,或者说无人愿意去懂。不是孤道之人,却走在孤道上,这便是他道意之中的最大缺憾。所以,他瞧见的青逻湖是美丽的,是纯净的,同时也是冷清的,没有灵魂的。

    叶抚划着竹筏出现在青逻湖的湖上,为他的道意注入了灵魂,因为叶抚懂他的心意。

    事实上,叶抚本人并没有去变出个竹筏专程往青逻湖上一走,他只是将自己的道意化作一缕契合进入到李命的山水意境当中,让李命去看到那副场景而已。

    叶抚的确知悉了李命的心意。他懂得李命的心,所以他是李命的知音。但是,李命从来不是叶抚的知音,也无法去猜测到叶抚的心意。这个知音,不是互通的,是单向的。所以,叶抚为自己这一举动感到心情复杂。

    即便是懂得了李命的心意,叶抚也根本没有任何必须的理由去做他的知音。这座天下从来没有一件事,是强迫着叶抚去做的。但到最后,依旧是那样一个结果,叶抚自己也不太明白自己这个忽然的做法,想来许久,只能说他觉得李命这个人有着同其他所有修仙者都不一样的东西,一种万物像的气节。这一种气节触动了叶抚。

    不过,做了便是做了,叶抚不会一股脑地陷进去,把自己给圈住了。结果已经发生,与其纠结在结果之前的过程当中,不如好好考虑结果之后的变化。

    至于李命请求的在神秀湖大潮上的事情,叶抚认可了李命,但是没有明确地答应,因为他有自己的打算。

    想着这般事,叶抚轻轻伸手凌空一抓,抓来一道无形无色之气,沉在手中有一种清爽的感觉。

    “便是这个,让大半个天下着迷吗?”

    叶抚手中抓着的是一缕自然母气,为万气之母,最本初的气息。世间灵气、正气、霸气……皆为母气所化。

    一般情况下,自然母气根本无法捕捉,因为自自然母气接触这座天下任何事物气,便意味着其不再是最为本初的状态了。要在母气诞生的瞬间,还未从诞生体上脱离的时候,才能捕捉。这种东西作为最为本初的气息,对万物生灵是最为裨益的,而且是方面的裨益。而自然母气最大的来源便是神秀湖大潮,所以才会牵动大半个天下。

    在以前的时候,大家都知道,自然母气对天下而言很重要,所以不敢去轻易的干涉,但是在这天下大势来临之际,为了撑过这大势的洗礼,以赢家的姿态面对新的天下,不敢去轻易干涉的母气变成了极为重要的资源。

    天下绝大部分势力的本质是保自己。而李命深知这一点,所以才有了那样一番请求。

    其实,李命的意思很明白,他希望叶抚即便不帮他,也不要站在他的对立面。他最看不透的是叶抚,所以不希望叶抚站到他的对立面。

    李命,为这座天下考虑得很多。在这个众人皆为自己考虑,或者皆为自己实力考虑的大环境下,这实在是很难得的一件事。

    叶抚想着这些事,将手中的母气松开,其立马融入天地,成为天地构成的一部分。

    “你有你的考虑,我有我的考虑。”

    叶抚呢喃一声,迈步从这里离开。

    待他离开过后不久,一个身着蓝衣的青年迈步到这里,他打扮与一般儒生无二,便是眉目颇为秀明,左手手背有一轮浅白的月牙。他踏上水排走向李命所在的那座小岛。

    临到水排尽头,他便停步下来,朗声道“陈家,陈经年,特来拜访长山先生。”

    话语落及,片刻之后,一条小道缓缓从花花草草之间铺过来。小道的尽头是一间不大的小屋。

    他踏步走上小道,直至尽头,推门而入,然后长揖一礼,“经年,这厢有礼。”

    叶抚走后,李命重新给自己倒了杯茶,可味道始终还是那个味道。他瞧着进门这陈经年,轻声道“坐着吧。”

    然后,李命起身为他添了一杯茶。

    陈经年端起茶轻抿一口,顿时只觉清气上头,身如至意之境,忍不住呼道“好茶!”这番话实在是倾心而出,便是吐出后,他立马意识到自己的试探,歉意道“先生,小生这般失态了。”

    李命并未在意,反而问道“你觉得是好茶吗?”

    陈经年说“意境远在小生之上,无从说起,只堪一句好茶。”

    李命微叹,心道你觉得是好茶,可我觉得不及那书屋中的百分之一。

    见李命稍有叹息,陈经年误以为是自己没说出一番形容来,心有惭愧。但他并没有强行去形容,因为他说的是实话,茶中意境远在他之上,领会不到那般意境,便形容不来。他不愿做那嘴上抹蜜的夸夸其谈之人,便是心中有愧也只能作罢。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李命问。

    陈经年说“曲红绡到北国范围了。”

    见他停顿下来,李命又问“然后呢?”

    陈经年眉目犯难,“曲红绡身为驼铃山人间行者,来这神秀湖,大抵能代表道家。如今,我们未能知及道家对这次大潮的态度,而曲红绡来意也未知,所以希望先生能有一番决策。”

    李命神情清淡,“这是谁的想法?”

    陈经年微愣,“什么?”

    李命语气依旧平和,“我问你,针对曲红绡来神秀湖让我做出决策是谁的打算?可是陈缥缈?可是莫长安?可是公孙书南?可是陆修文?”

    陈经年身顿言挫,李命提及的这几个名字都是几大家族的祖宗,“并非各位祖宗。”

    “那是几大家当代家主?”

    陈经年吸了口气,“也并非是各位家主。”

    李命轻抿一口茶,不再说话。

    陈经年有些不敢看李命的眼睛,说“是小生的拙见,也是几位同龄人的共同意愿。这次神秀湖大潮很关键,于神秀湖,于北国,于儒家,于整座天下都至关重要。所以,我们担心道家会从中作祟,搅乱局势,才特意来请教先生。”

    李命再抿一口茶,“你陈经年,乃至你们几个小辈都与我无亲无故,所以我不训你们。”

    “先生此话何意?”

    李命眉目依旧温和,看着陈经年说“如果你们的真实心意便是如你说的这般,那么我作为一个先生,会替你们解惑。但是,你扪心自问,你们的心意是这般吗?”

    陈经年垂首,有些倔强地说“便是这般。”

    李命叹了口气,“陈缥缈当初也很倔强,但倔强在他坚持本心,一概不变。而你,继承了他的倔强,却没能继承他的本心。”

    “先生——”

    李命打断他的话,“你借大义,包裹自己的私心,已是落了下乘。你哪里是怕曲红绡所代表着的道家会从中作祟,你只不过是不愿面对曲红绡,想要从我这里去试探她的底细罢了。陈经年,你想要胜过曲红绡,可有没有想过,当你不敢直面她那一刻起,便已然输得彻彻底底了。”

    陈经年听此,额头顿时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眼中露出苦楚,“小生起初升起惧意之时,并未察觉,只当做曲红绡给到的压力,今日听先生说起,才发觉那已然是心中的畏怕。”

    “曲红绡很出彩,但不应该是你畏怕的理由。你们在同一个层次起步,而她起初并没有表现出超然所以的本事,甚至你们神秀湖一众同辈人在评价上胜过她,但是当她开始显露锋芒的时候,你却没有坚守在自己的路上,只想着去超越她。”李命不急不缓地说“曲红绡的天赋并非天下第一,悟性也更谈不上天下第一,但她就是走在所有人的前面,你知道为什么吗?”

    陈经年这一刻反而糊涂了,迷着眼问“为什么?”

    李命说“因为她一心求道,心无旁骛。”

    陈经年顿住了,他没能去理解。

    “‘一心求道,心无旁骛’说来是几个简单的字,但是却能造就一个极致的存在。便是因为,能真正做到这一点,是在太难了。曲红绡她做到了,不在乎其他任何人,任何事,所以走在最前面。而你呢?告诉我,你在想什么?”李命说。

    陈经年面色愧疚,久久不语。

    直到一杯茶凉了,陈经年才起身告别。

    李命望着陈经年离去的背影,心中喟叹,“这世间,已经多久没有过一心读书的人了。”

    以后还会不会有,他不知道。

    ……

    从青逻湖离开后,叶抚没有回洞府,而是进了主城,化作主城当中的芸芸一员,欣赏起这一座屹立北国已久的城池。

    走入人群,成为人群中的一员,去感受他们,去体验他们。同他们一般,挥霍灵石,在集市上买着买那,即便他根本就用不着,即便随手扔进小天地后便使其沉睡,他也不在乎。他只是把自己当作一个普通的修仙者,去购买修仙者才会用到的东西,体验一回这种感觉。那像是在过往的日子里,随手便从网络上买下一些东西,然后买回来堆仓库。

    在灵茶馆品一品不同口味的灵茶,听着小二的介绍,也听着茶客们或真情实意,或趋炎附势,或附庸风雅的点评。期间,除了叫茶与结账,他不多说一句话,只顾一头埋进茶碗当中,让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品茗人,在心中留有对各种茶叶的点评,优点、缺点。

    还在赌庄内用灵石换来小山般的筹码,将自己化作一个普通的赌徒,参与到其他赌徒的疯狂当中。清晰地体会一个赌徒的心理,感受那种将结果放在运气上,由着客观因素来决定的心理。

    也会寻得一个酒楼,叫一个包间,点上满桌子的菜,然后一点一点的品尝。不喜好浪费食物的他,要吃下一桌子二十人份的食物。即便到最后,他还是觉得自己做的饭好吃,也没有抱怨自己花了灵石做出这般事来。

    穿行在各种各样的街道里,出现在千奇百怪的店铺里。叶抚花着灵石,做一些在别人看来对他毫无意义的事情。只有他自己很清楚,这些事情对他很有意义,因为他至始至终认为,自己是百态人生当中的一员,不是什么超乎平凡的、不近烟火的、遗世独立的仙人。他需要这些事情来慰藉一颗作为百态当中一员的心。

    每换一个地方,他都会去做这些事,一个人去做,不同他人提起。于他而言,这是一种享受。只有享受过孤独的人,才更容易与人相处。这跟被孤独折磨不同,这是一种享受。

    这般投入的沉浸在一个普通修仙者的角色里后,很快就迎来了一天的日暮。

    迷蒙天上的迷蒙阳光在极西的远方汇聚成霞。叶抚坐在一间灵茶馆里,品着最后一杯茶。馆里客人已经走光了,即便这座城池里大多数人都是修仙着,他们也更乐意在晚上的时候入定修炼,即便再次醒来时不是白天。

    老板是个好老板,没有催促叶抚离开,一个人在柜台那里擦拭着珍藏的茶具。

    某一刻,叶抚朝天上望了望。在那里,一只朝天商行的长羽飞鸮从云层里钻出来,缓缓落进百家城。就落在茶馆不远处的地方。事实上,这间茶馆便是朝天商行在百家城的基地旁边,而从基地出来后,这里是必经之地。

    叶抚面上带着些许笑意,叫道“结账。”

    小二闻声走过来同叶抚算清了灵石。

    叶抚起身朝着门外走去,经过柜台的时候,他轻声对老板说“茶具若是失去了装茶的功能,再好也只是瓷器。”

    说完,他便出去了。

    老板看了一眼叶抚的背影,有些疑惑。

    ……

    长羽飞鸮停靠在朝天商行后面的关口,垂首,屈膝,卧在地上。

    车夫将小厢房的门打开,对着里面的人说“两位客人,百家城到了。”

    “终于到了。”一道清丽的声音响起。

    “是啊。”绵长柔和的声音附和。

    “应该已经算快的了,毕竟走的是低航道。”

    “那位王可太闹腾了。这次洛神宫也免不了被责难。”

    “都到北国了,你如何打算的?”

    “先回洛神宫去吧,毕竟同你走来是没有上报的。”

    “也是,毕竟回本家了。”

    “我不在这段时间,不要太想念我呀,嘻嘻。”

    “不会。”

    “……你可真是心直口快。算了,就在这儿分开吧,我待会儿再从这里直接到洛神宫去,毕竟还是有些远。过些时候,我再来找你。”

    “嗯。”

    “对了——”

    “什么?”

    “离井不停远点。”

    “嗯?为什么?”

    “哎呀,不好跟你说,反正,离他远点就是了!”

    “……”

    “还有,若是在这百家城有人欺负你,只管告诉我,到时候我带上宫里的人过来帮你撑场子!”

    “……应该不会。”

    “还有!”

    “什么?”

    “可不能跟师妹重聚了,就忘了我啊!不能的啊!我会走火入魔的!”

    “……不至于如此。”

    “那我走啦!”

    “嗯。”

    两人便这么“干干脆脆”的分开了。

    ……

    白衣还是那个白衣,只不过腰间挂上了一块小木牌;

    样貌还是那副样貌,只不过头发变成了短头发,刚好够到肩头,露出些不曾细致修建的零碎之意。

    按理来说,这样的行头应当背着一把剑,或腰缚一把刀才显得完整,不然但一身白衣总觉得缺了些什么。但是在她身上,便只有这样一身白看来反而让人觉得徒增其他是多余。看着她从身旁经过,便不经意地去想,若她是长发及腰的,应当是更加好看的,但短发又更有气势。

    修仙的人,这座城里的人不乏穿得一身白的人,但总不至于人人都合适,身材、样貌、气质都有个讲究。而她,恰恰把这三样都占了,穿来一身白衣后,让人瞧着好看,但却并不舒心。倒不是她长得凶神恶煞,而是她身上隐隐约约流淌着一种非常暴戾的气息,细致感受来后,会觉得有些狰狞,有一种不应当出现在这里的违和感。

    见过世面懂得多的人见着她后,脑海里不禁浮现起一个地方——落星关。

    她是从落星关来的?那个气息最为驳杂暴戾的地方。

    这样的她,走在路上总是少不了被人指指点点和议论纷纷。

    那些议论她的话,指指点点时带着的怪异的、下流的、恶俗的目光尽皆被她收在耳朵里,收在眼里。眼不见耳不闻便心不烦,但她是眼见了耳闻了心也不烦。她的心里只有脚下这条路,要从这条路走到自己暂居的地方,做一番休整后再去想一想以怎样的方式,在怎样的时间出现在他们面前才最为合适。

    走着走着……

    她渐渐发现,自己身边的人越来越少,那些人走着走着就不见了。她无法直到他们走到哪里去了,只能意识到他们不见了。

    这种现象很奇怪。但这并没有妨碍她继续走下去。她的步伐不停,心里只有一条路,便身走在这条路上。

    直到某一刻,忽地一下,大街上所有人都不见了,只剩下她一个人。

    昏沉的月色降下,映照在地上的影子都成了模糊一片,然后她发现自己浑身的灵气凝滞了。阴恻恻的冷风开始无端地从四面八方吹来,似乎要去割掉她的肉。坚硬的地面开始逐渐向泥泞和污渍转变,变得黏糊糊、湿漉漉的,充满了难以进鼻的恶劣味道。渐渐地,又开始响起各种声音,哀嚎、呻吟、惨叫、嘶吼、呐喊……部是负面的情绪。

    忽然出现的一切都在阻止着她前进。

    她不知道是谁在针对自己,要让自己难看,亦或者不让自己到这百家城来,到这神秀湖来。但是她很清楚,自己既然来了,便要不停下脚步,便要走到头。

    所以,她继续前进。走过泥泞与沼泽,即便浑身变得肮脏与不堪也没有停下来;承受着阴风的蚀刻,即便血淋淋一片,也没有背过身去;即便那些负面的声音让她耳朵发痛,让她精神嗡鸣,也还没有弯下腰去躲藏。

    一直走……

    直到某一刻,风停了,一切开始消失,然后一切又开始出现。像他们的消失一样,他们又无端地出现。

    一切又回到本来的模样。

    她忽然停下步伐,如同受了某种感召一般,转过身去,便在那人群之中见到一个人朝自己走来。

    她开口,有些难得地降了降声调,“先生,我回来了。”

    叶抚笑着说“用这种方式迎接你,若是胡兰知道了肯定会说我恶趣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