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是我的幸运!(求月票)

    日向镜家中。

    与赌场完成了所有的结算后,日向镜留下了一具影分身在客馆里假扮麒麟,自己则返回了家中,听起了鼬的汇报。

    详细的讲述了一遍五影大会上发生的事情,鼬说道“前辈,这些就是会议的过程。”

    日向镜听完后神色如常。

    如他之前预料的一样,这次的五影大会依旧没有任何成果,卡卡西在会上提出的组建快速反应小队的倡议,虽然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可,可一旦涉及到具体问题,比如遴选哪些忍者加入,指挥权在哪个村子手里等等,事情就又不可避免的进入到了扯皮的环节。

    鼬有些疑惑“前辈,组建一支强力的快速反应小队,明明对五大忍村都有好处,为什么大家还是无法达成一致?”

    日向镜沉声道“因为收益与风险不对等!”

    其他四影各个都是人精,哪怕是外表粗犷的四代雷影,也有外粗内细的一面,所以他们其实都清楚组建一支快速反应小队的必要性。

    他们只是不愿意派出如迪达拉,达鲁伊这种作为各自继任者的强大忍者加入这支快速反应小队。

    因为快速反应小队的性质,决定了这支小队必然要在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与晓组织交战,所以危险系数非常高,而如岩隐,云隐这种村子,根本承受不起继任者战死的代价。

    可话又说回来了,如果没有迪达拉,达鲁伊这种新生代的强者加入,这支快速反应小队的存在也就没有意义了,因为普通的上忍小队,是无法与晓组织进行周旋的。

    其次,指挥权的归属也是一个大问题。

    要知道这样一支由众多影级忍者,精英上忍等组成的小队,本身就是一股能左右忍界的强大力量了,所以谁获得了这支小队的指挥权,谁就能在五影会议上占据绝对的话语权。

    而木叶已经是五大忍村之首了,如果这只快速反应小队再由木叶负责指挥,那其他的忍村很可能会在潜移默化中沦为木叶的附庸,而这是其他忍村,特别是岩隐和云隐绝对无法接受的。

    简而言之,好处虽然不小,但风险和隐患更大,这就是大家无法达成共识的最根本的原因。

    认真思索了一番后,鼬叹了口气“很抱歉,没能办好这件事情。”

    日向镜摆了摆手“别太在意了,这就是五影大会,你要学会习惯!”

    就连他自己,都不可能以‘麒麟’的身份加入这支快速反应小队,所以卡卡西的这个倡议,根本就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办到的。

    鼬接着汇报道“前辈,按照您的建议,我们没有向佐助吐露实情,他现在的情绪很激动,几次想要去客馆找麒麟决斗,都被我们拦下来了。”

    “是么”轻轻一笑,日向镜说道“有干劲是好事,你们也不用太担心了,麒麟马上会离开村子的。”

    鼬问道“那关于佐助,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引导?”

    日向镜琢磨了一下,说道“不要再刻意的刺激他了,他现在已经觉醒了万花筒写轮眼,过分的刺激只会让他走极端,你们现在要做的,是锻炼他使用万花筒写轮眼的技巧。”

    “嗯!”

    鼬认真的点了点头。

    日向镜笑了笑“在麒麟手上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后,他应该也有了不小的教训,或许在接下来晓组织的来袭中,他能帮上咱们不小的忙。”

    鼬旋即问道“前辈,晓组织中那个自称‘宇智波斑’的成员如果再找上我,我应该怎么应对他?佐助觉醒万花筒写轮眼的事情,我担心会引起他的关注!”

    日向镜收起了笑意,神情一肃“他提出的条件都可以暂时答应,只有这样,他才会向你透露他们这一轮的进攻计划,而我们必须事先弄清楚他们的计划,才能做出相应的部署。”

    如果有可能,日向镜自然希望能在他完成了‘血继融合仪式’,成为了‘血继网罗’之后,再跟长门进行决战。

    那样的话,就十拿九稳,没有任何风险了。

    可从带土之前突然找上他,以解除‘笼中鸟’为诱饵,让他确认九尾人柱力与七尾人柱力的位置一事中,明显可以看出晓组织不甘蛰伏,在近期就会有所行动了。

    又商议了一下如何应对晓组织的事情后,鼬告辞离开了。

    而鼬刚离开没多久,院外就响起了敲门声,来拜访的不是别人,正是作为日向镜弟子的宁次。

    一进屋,宁次就朝日向镜鞠躬道歉“老师,这次中忍考试我连第三场都没能晋级,让您失望了!”

    日向镜认真打量了一下宁次,发现宁次虽然一脸歉意,但神情中却没有了之前的自怜自哀,茫然无措,整个人显得沉稳了许多。

    “坐吧!”

    招呼了宁次一声,日向镜自己先坐了下来。

    落座后,宁次沉默一阵,说道“老师,我现在终于明白您当初为什么让我不要跟佐助,鸣人他们比较了。”

    日向镜嘴角一挑“想通了?”

    宁次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佐助和鸣人比我强这一点,是我必须要接受的事实,我会学着去适应的,但追赶他们的目标,我不会改变,哪怕一辈子都追不上,我也不会放弃。”

    没有神情激昂,也没有斩钉截铁,宁次的语气很平淡,却让人听着有一种莫名的坚定。

    日向镜笑了笑“还不死心吗?”

    宁次低下了头,平缓的说着“父亲在家里劝我,说我已经足够优秀了,而同届的佐助和鸣人,是像四代一样百年难得一遇的绝世天才,与他们处在同一届,只是我运气不好罢了。”

    日向镜没有打断宁次,而是嘴角噙笑,悠然的举杯喝起了茶。

    宁次这时缓缓抬头,目光清澈“可是我觉得,与佐助,鸣人这样的绝世天才同一届,不是倒霉,而是我的幸运!老师,我不是不死心,我只是想让自己的生命更有意义一些!”

    第一更奉上,求推荐票,月票!

    zhuanshengyanzhongdehuoygshiji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