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同人 > 警景有序

正文 身下的地毯已经被姜温煦弄湿了

    “回来了。”

    “嗯。”

    一进门,姜温煦就感觉到今晚的景娴很不一样。

    她穿着淡粉色的真丝睡袍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过肩的长发湿润,一看就是刚洗过澡,但是脸上却化了淡妆,那薄唇明显比平时红润许多。素日那样温柔端庄的女人,此刻竟然显得有些妩媚。

    姜温煦站在门口换完鞋,脱下警服外套后,还是没忍住抬眼,这一看,正好对上景娴的眼睛,应该不是巧合,景娴已经盯着她好久了。

    那地毯上慵懒的人丝毫没有被撞破的尴尬,仍是一副平静寡淡的模样开口:“一起喝一杯吗?”

    姜温煦本是不喝酒的,但在景娴的注视下,她却鬼使神差的点头:“好啊。”

    景娴就这样看着她走近,眼神直勾勾的,像极了一只盯着猎物的狼。而她的猎物的确被威慑到了。

    在景娴的注视下,姜温煦的双腿差点快要不会走路,竟然还有些发软的趋势,好在路途不远,她很快便到了景娴身边,学着她,侧腿坐在地毯上。

    景娴似乎很满意姜温煦的反应,她勾唇捏着高脚杯,将醒好的红酒倒进去,递给姜温煦。

    景娴:“明天正常休班吗?”

    姜温煦内心羞怯的伸出手,接过酒杯点头:“嗯,最近没什么案子,应该可以正常休息,景娴姐有事吗?”

    景娴看着姜温煦拿酒杯时故意避开她的手笑了笑:“没有,只是怕你喝醉了出不了警,或是被坏人抓走,那我的罪过不就大了?”

    姜温煦也笑了:“不会。”

    景娴轻抿一口红酒说:“是不会喝醉,还是不会被坏人抓走?”

    姜温煦从来不会让自己喝醉,但此时面对景娴,她忽然不那么确定了,“第二种。”

    景娴喜欢这个回答。

    景娴笑了笑,对姜温煦举了下酒杯:“尝尝。”

    姜温煦将酒杯端在面前轻嗅,好香。刚刚她走过来时就闻到了淡淡的酒香。她在心里默默猜测了一下这瓶红酒的价格,她虽然不懂,但感觉应该不便宜吧。

    她一直都知道景娴很有钱。二十九岁的女人,一个人住着宽敞的精修江景公寓,开着豪车,衣着、气质都极为出众。不过除了气质,其它都不是使姜温煦动心的原因。

    景娴是个画家,她身上那种不同于常人的艺术气息和独特的魅力,才最让姜温煦欲罢不能。

    画画也曾是姜温煦的梦想,但她终究败给了现实,后来机缘巧合做了一名人民警察,但画画仍是她心里最渴望做的事。

    很幸运,她遇到了景娴这样的房东,让她在工作之余可以近距离接触艺术。

    姜温煦最喜欢看景娴画画,而景娴也毫无嫌隙的允许姜温煦在一旁观看,她兴致好的时候还会给姜温煦讲一些绘画上的知识。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姜温煦喜欢上了这个比她大六岁,成熟、知性的女人。

    景娴的声音太好听了,姜温煦听在耳里却酥在心里。她收回目光,学着景娴的刚才的样子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真的很香,口感比闻起来还要好。姜温煦低头看着酒杯,在心里搜索她接触过的形容红酒的词汇,但她着实不懂,半天没说出一个字。

    景娴先开口:“好喝吗?”

    姜温煦抬头看向景娴:“好喝。”

    姜温煦感觉到景娴的目光在她身上打量,她不知道景娴在想什么,她没敢动。不久,景娴放下酒杯,从茶几下拿出了一个速写本。

    是要画她吗?

    姜温煦更不自然起来,神经比刚才还要紧张,紧张的她很想挠一挠后脑勺。